喀什地区 【切换城市】

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SEO上首页,需要多长时间!解答来了

2021年01月29日 10:01

很多人在看到有某些公司专业接百度排名优化服务,并且承诺7天可以帮助你上百度首页,而且是先上排名后付款,按天计费,这个计费肯定是比百度竞价便宜,那么这个关键词排名优化外包北京排名公司是如做到七天可以上首页而且如此稳定的回答按天计费的呢?看看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是如何说的:


这些坚持排名优化外包公司能够淘宝担保交易,这说明绝对不是什么假的,肯定是就是真实存在的能够帮助7天之内把关键词优化到首页上去,如果不是骗人的那么就真实存在,这些关键词优化北京排名公司在优化你网站的时候有一个要求。

关键词在百度前20名:1-7天进百度首页。

关键词在百度20-50名:7-15天进百度首页。

关键词在百度50-100名:15-30天进百度首页。

不过,事实上这类外包公司是刷的排名,他们之所以能够担保说7天给你上排名,就是通过刷排名的手段给你做出来的排名,当然排名是真实存在的,也会有真实的流量,并且长期刷稳定性比较高,只要百度不更换算法的前提下。

他们有互相搜索关键词点击某个网站的工具,通过推广很多人下载了这款软件,那么大多数人想免费试一下这个软件,所以大多数的人都直接挂机赚积分,等积分够了才给自己的网站刷排名,那么挂机的时候就是软件在自动帮别人搜索关键词点击直接进入他的网站。

当然还有一部分是直接充值现金兑换积分,这样就可以直接刷排名了,因为大多数的都是免费的使用者,所以很多人帮你搜索关键词点击够网站的。


百度搜索引擎有一个这样的算法,当搜索一个关键词点击某个网站的比例比上一个网站点击率高的情况下,那么说明这个网站比上一个网站的用户体验要好,因此会提高这个网站的SEO排名。

那么很多人好奇,使用这种手段来提高网站排名是否会把网站弄的K掉,这个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绝对不会把你的站点给K掉,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不会要你网站然后权限,指数你给他网站和关键词而已,如果会被K掉,那你竞争对手早就拿这个东西来威胁你了,或者直接把你站点K掉,或者我看到一个网站排名不错的站点,先联系他们敲诈,不给钱直接K掉他们的站点,那样赚钱的方式比这样赚钱的方式还来的快,那么他们也没必要去给你们刷排名了。

为什么说这种方式稳定呢?因为如果你的站点安装了百度统计,那么百度统计工具会计算你的点击率以及网站跳出率。在没有更好算法之前,百度还不会把这个算法给取缔。因此只要你持续刷点击,那么基本上是稳定的,当然也有不稳定的情况,原因很简单,软件使用的用户人数少,刷出来的IP量很少,因此会出现不稳定的现象。


优联互通已经有多年互联网营销服务经验,平台会实时锁定百度算法更新,进行网站分析、关键词分析、同行竞争分析,并且优化开始后会全程对网站流量数据进行监测分析、策略调整,为客户提供针对性的、高效的优化服务!



相关推荐

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丰巢收取超时费,十二小时免费时段之外,收取每小时0.5元。封顶3元。本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却成了多方激辩的舆论热战。最终以企业妥协、放宽时限告终,但是收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或许多年以后的经济史中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事件,这场“五毛钱之争”是互联网经济从“免费时代”终结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互联网兴起后,“免费服务”曾经是绝对主流,形成了一个默认免费模式的特殊时代。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互联网早期,是一个“理想主义时期”,这个时期,互联网参与者的社会比重不高,属于边缘小众群体,自娱自乐的氛围浓厚。而且,年龄也偏低,“公开共享”的互联网乌托邦是主流意识形态。比如早期的网络论坛BBS,几万会员就是“大山头”了。日常运营维护依靠热心玩家业余支持,商业化受到了普遍的排斥——大部分也没有商业价值。“理想主义时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大众化的互联网生态趋近现实社会。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所谓“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此时的“免费”已经不是愤世嫉俗的反商业化,广告收入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广告收入的优势在于,无需深度涉入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可以单纯从流量中产生收益,第三方付钱在形式上保护了用户免费的感觉。但是,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能靠微薄的广告收益维持经营,人类经济活动中首次出现了大规模亏损却又欣欣向荣的企业群体,这就是“互联网营销”的奇妙之处。以金钱换时间,以时间换规模,烧钱获客、规模为王。此时的互联网免费,是“资本请客”的白吃白喝,着实有点反常。其实,“赔本赚吆喝”不是创新,连传统相声《卖布头》都会反复讲“先赔后赚”的道理。“获客成本”和此前企业的营销成本、广告成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传统企业哪有持续烧钱几个月、几年的能力?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大量热钱流入金融资本市场,为互联网烧钱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以美国为例,2003年-2008年五年间美联储M2供应量上涨了40%,美联储MZM货币指标扩张了50%。而纳斯达克指数在同一时期也表现强劲,基本收复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失地,成为金融资本市场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受益者。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烧钱高潮掩盖了货币超发的副作用,多少有点“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喜剧氛围。超发货币在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沉淀,一部分以“请客吃饭”的形式转为商品消费,更多的则转化为股票等金融资本沉淀了下来。其中确实产生了真金白银的社会效益,但也积累了不少的泡沫。比起次贷背后的房地产烧来烧去就是砖头水泥,互联网烧钱好歹要进步一点,确实烧出了不少创新。但是,遵循边际效应的规律,互联网产业中有价值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少,剩下来更多的是怪力乱神,长此以往,难以为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市场已经对美国科技股泡沫产生了担心,只不过房地产的次贷危机爆发后,纳斯达克的表现就不那么刺眼了。危机过后,互联网的盛宴又恢复如初——既然有了房地产过热充当罪魁祸首,科技股那点小毛小病的发烧症状也就不予计较了。又是十年愉快的烧钱游戏。但是,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未来企业使用互联网营销,选择外包公司更为合理,一来省去互联网收费计算环节,二来免去网站流量的运营成本。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互联网+服务公司,可以帮助合作企业重新调整百度seo排名,近日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重新更新算法,自主开发SEO优化辅助系统,并与【租客网】合作,将“深圳租房”“房屋租赁”这两个词,稳定在百度首页。免费时代已经终结,毫无悬念。走出免费的舒适区,肯定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企业要面对失去客户的风险,客户要承担支出的成本。选择正确的、专业的外包团队是避免这一情况发生的有效手段。我们不得不承认进入收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迈向成熟的标志。年少轻狂的乌托邦理想不能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违背常理的大规模烧钱更是高风险游戏,都不是健康的经济运行。是时候选择新的道路了,必须有效地评估并选择合适的外包提供商,金融投资才会有长期的社会效益。如果您想要提升品牌知名度或网站点击率,欢迎贵司与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

2020年12月08日 10:33

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

01深圳,深圳租客:伴随着“隆隆”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我拖着24寸的行李箱,怀揣着我全部的热情在夜色中踏进这座城市。拖着略微疲倦的身体,我走进了新租的房子,干净敞亮的环境让我心情大好,环境虽然陌生,我却适应的很快,收拾完毕就躺在小床上开始安排明天的行程。这是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三天,也是我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告别了恋恋不舍的大学时光,我也斗志昂扬的成为了“深漂”的一员,我将在这座城市,用我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创造我的一番事业。租客网:青春就是全情投入,追寻梦想02“那么近,那么远”租客:窗外的河畔杨柳在夕阳中随意摆动,湖里的荷花在斜阳下开得正盛,让挤在公交车里的我望的出了神。其实每天下班我都会经过苏堤,但是我从来没有下车去走一走。这苏堤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来杭州三年了,这是个风景如画的城市,也是我辛勤奋斗的战场,所以我没有因为它的美丽而松懈,只是一天比一天刻苦,白日埋头苦干,晚上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期盼终有一天,可以气定神闲的漫步在它的美景里。不如就在此刻立下个小目标吧,完成这个月的业绩来苏堤玩一次。租客网:你看着苏堤的时候,它也在温柔的注视你的努力03昨夜雨疏风骤租客:一场突出起来的大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爬起来快速的收衣服,关窗。这间租来的房子条件设施不错,我也一直很注意家居保护,不希望大雨淋坏房东的好屋子。回到床上后我却开始失眠了。想起家里的长辈接连生病,才发现父母、长辈,都正在老去,不禁思绪万千。一个人在外的时候常常觉得时间还早,自己还小,可父母脸上一年比一年深的皱纹就像个惊叹号,这样的雨天不知道他们的老寒腿会不会犯病,等天亮我一定要再打个电话问问,等我升了职,我就租个更大的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租客网:爱像一场大雨,随时淋透你的心房,买张票回家也很快。04“外滩的钟声”租客:来上海七年了,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成熟的职场白领,我为上海奉献了七年的青春,随即也迎来了“七年之痒”。在上海没有太大的突破,家里人开始游说我回老家。他们永远认为公务员、老师是顶好的工作。觉得在外面“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该稳定稳定回来成家了,在大城市只能租房住太苦了。其实租房也挺温馨的,我在上海也住着不错的房子,我喜欢大城市能让我不断增长见识的繁华、能不断给我提供进步的机会与资源。此时此刻,看着东方明珠塔,迎着外滩的风,我在心里默念:“我要留下来。”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租客网见证着无数租客的成长,梦想,追寻,也和你们一样保持初心,一路向前,为广大的用户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更优越的体验。追梦之旅再长,租客网始终与你同在。

2020年09月25日 11:19

浙江广电“接盘”唐德影视,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

本篇文章3401字,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一个月两次卖身,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变成了浙江广电。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5月26日,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触及涨停。根据当时资料,至中午,唐德影视5.03元,涨幅8.17%。而到了下午开盘,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当时便有坊间猜测,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到晚间,唐德影视的发布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坐实了猜测。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同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连续两年亏损、负债率高达94%、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这样一家影视公司,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也产生过一些分歧。支持方表示,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而反对的声音,则是认为,随着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同样收购股权,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另外,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显然,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无疑是更好的方案。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以及需求。浙江广电旗下,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浙江影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曾出品了《烈日灼心》《捉妖记》等电影。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收编唐德影视,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相比之下,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均有影视制作资产,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如芒果超媒、幸福蓝海等等。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转让改增资,更多钱给到公司,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以下简称“新方案”),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相比,显得更为合理,也更加谨慎。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在意向协议中,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共同出资6.6亿元,加上吴宏亮出资1.4亿元,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左右股份给该公司,以及29.9%的股份表决权。这样算起来,如果协议达成,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获得唐德25%的股权。这就意味着,在此次交易中,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4亿元左右(如今为21.1亿),相当于溢价49.5%进行收购。这样的收购价,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也显然不太合理。但是在新方案里,虽然总体来看,当所有交易完成后,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9%的股份,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还是收购价的商定,都慎重了不少。在意向协议里,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股份,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最终吴宏亮持有11.31%股权。并且在协议中,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用以股权的解质押。但在新方案里,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945,950股份,转让给浙江易通,占公司总股本5%;将17,081,066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08%),转让给东阳聚文。同时,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55%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而剩下的股权部分,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股份共计125,675,700股,二者分别认购19.23%和3.85%。全部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持有29.9%股份,东阳聚文持有9%,吴宏亮持有公司12.85%股权。相比老股转让,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并且,在新方案中,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两年亏损,高负债率,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保壳”成功?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卖身”?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31%的股权,其中99.82%都进行了质押,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25%。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股价下跌背景下,早已“爆仓”。其次,从2018到2019年,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帮助公司扭转局势。2018年,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61亿元,2015-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主要由于《巴清传》无法播出,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到2019年,虽然口子有缩小,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1.15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其原因是《巴清传》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到2020年一季度,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第三,根据2019财报,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wind数据,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在2020一季报里,唐德也披露称,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但是,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至2019年末,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69亿,同比增长326%,现金及等价物1.04亿,同比增长144.98%,同时应收帐款2.79亿,比期初减少52.4%。也就是说,除去《巴清传》,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账面上1.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2019年,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其中《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已确认收入,此外还有《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倚天屠龙记》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制作发行的《东宫》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显然,在剧集制作上,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并且,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补充协议五》之后,以3.22-3.52亿元将《巴清传》卖给天猫技术后,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这些因素,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

2020年05月28日 11:28